秋海🍡

nach dem Leben und der Liebe🍡
Denn irgendwo wird immer getanzt
过激清水,混乱邪恶,洁癖型杂食()
爬墙飞快
请勿发表不和谐言论
以及请不要叫我太太😭
谢谢您💦

【伽小】我家浴室二三事。

浴室铺累(误导性发言)
非常的我流伽小。
(浴室想到的,根本是段子。

💦
伽罗刚刚拧开花洒,浴室的门就被推开了。
他的搭档一边走进来,一边一件一件地脱了衣服搭在墙角的架子上。
“现在很晚了,我想早点睡。”
“那我……”
“不用出去,一起吧。”
好吧,虽然是有一点尴尬。不过既然对方一派坦然,他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。
浴室不算宽敞,但容纳两个人倒是绰绰有余。平日战斗的默契就算在浴室里似乎也能起效,虽然是两个人,却也互相没有什么阻碍。
热水浇头洒下,室内逐渐开始氤氲起奶白色的水雾。辛苦作战一天后,能够在温和的水流下适当放松,也算是一种惬意的享受了。
他阖了阖眼。
略高于水温的手指按住了肩,他瞬时就知道那是属于他的搭档的手。然而身体的行动先于意识,已扣住那手腕反身将少年擒住了。
他年轻的搭档毫无防备,被锁住双臂动弹不得,只不过出于习惯性的信任倒也不挣扎,只是少见地带点疑问,用双被水汽濡湿的酒色眼睛盯着他。
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保持警惕,哪怕是在战斗之外。像少年这样,从被唤醒开始就在和谐富裕的家庭中生活的人,再怎样擅于战斗,也自然是不知道军旅生活的一些不怎么光彩的边角料。当然,这种事情,本来也是不知道为好。
“抱歉。”
他松开钳制,有些讪讪,不知从何解释。
不过他和少年之间原本也不需要解释。对方活动了下手腕,并不多加追问,只是伸脚勾过来墙边的矮凳,继续说:“我洗好了,帮你洗头。”
他点头应允。
修长纤细的手指在他头上肆虐,带起万亿柔软的泡沫,渐渐将一头蓝缎染白。覆着薄茧的指腹在头皮上蹭过,带着点不熟练的不知轻重,陌生的感触起初有些让人发麻,习惯之后倒也算得上舒适。说起来他的搭档本是个赤手空拳上阵的独行侠,如今双手却都起了握刀的茧。习惯了手握自己所变成的武器战斗,或者是将后背交付于自己。
明明一开始只是想为少年效力而已,结果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,身为昔日战神的自己也开始习惯,这种拥有一个搭档的感觉。
当然,并不坏就是了。
“闭眼。”
热水再度从头上浇下来。
他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中,认真地说了:“谢谢。”
拿着花洒的手似乎顿了一下。随后手的主人的声音从上方悠悠落下。
“你跟我,不用谢。”
“我知道,”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,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少年的眼睛,“谢谢。”
少年小麦色的皮肤被浴室的热气蒸腾得泛起粉色。或者是因为害羞。或者怎样都好。然而那张向来缺乏表情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自然的微笑。
随后浴巾落下来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伴随着拖鞋啪嗒啪嗒走开的声音,少年仿佛心情很好一样的嗓音也传入耳中。
“我困了,先去睡。你自己擦头发……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伽罗拢住浴巾,连自己也不曾察觉地笑了起来。

fin

(一点bb放评论吧)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96 )

© 秋海🍡 | Powered by LOFTER